分類: 全部文章

【薌教練精選音頻文章】笑彌樂怎麼玩?

我來講人怎麼笑。因為要笑出來是不容易的。因為我們平常的時候,搞不好整天都沒有在笑,是不是?不笑變成是正常的。所以不笑已經是一種根深蒂固的常態了;這個不正常已經讓我們根深蒂固地認為它是正常的,所以我們要從不正常開始。

Read More

【薌教練精選音頻文章】薌教練說笑彌樂

我想要跟你們聊,什麼是「笑彌樂」,你們有興趣要聽嗎?有(學員回答)!我認為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很難以理解的或很難被了解的,而笑彌樂恐怕是最難被了解的。我們把笑跟彌樂這三個字放在一起,我們會覺得這是有關連的,對不對?彌樂如果沒有笑,或者我活得很彌樂,可是我沒有笑,笑不是屬於我隨時可以開機的,這基本上都沒什麼意思。

Read More

【薌教練精選音頻文章】迷信從家庭教育被催眠,集體意識又強化!誰規定一定要這樣?!

集體意識是怎麼來的?集體意識一開始是家庭教育,爸爸媽媽說:「你乖,我就愛你,然後你就知道,只要我怎樣我就會有獎品、我就會被愛;我不怎麼樣就會倒楣。」這個教育從這裡開始,然後你就知道要撒嬌,就開始知道集體意識的遊戲規則怎麼玩,是不是這樣子?

Read More

【薌教練精選音頻文章】在白板上塗鴉—無極生太極,生命才有意義

不管是畫還是寫,在我還沒有把這枝筆的筆尖放上白板之前,白板上是不是有無限的可能性!這是不是無極?!但是如果空有無極,沒有意義!「無極生太極」!如果白板上一直都不寫字是沒有意義的!是不是這樣子?!甚至你稱它為白板這兩個字都是浪費,它必須要寫字上去才真正能夠稱得上白板,了解嗎?! 

Read Mor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