拙火、野火、明火,燒得一團和諧
混亂式呼吸,對我有一種致命的吸引力,
能夠讓非理性的自己獲得自由,
為了活下去在身體裡不斷找空間、想辦法,這是靈魂最基本的尊嚴,
人世間有太多事情不能自主,但總能夠自主自己的呼吸吧!
集體意識綁架了每個人自由呼吸的能力,但綁架不了每個人找回自由呼吸的權力。

三清點化,把拙火、野火、明火,燒得一團和諧,燒得痛痛快快,燒得清清爽爽。

讓更多氧氣進來,才能燒得乾~乾~乾~(台語)
野火越燒、明火越旺,明火越旺、野火越燒得淋漓盡致,在練習中有好幾回合,都燒得我內外不二,
從自己這單位的一,來到與整體合而為一,
三火平等,讓我三火成了三清,三清回到一炁,從太極回到無極,從小水滴變成大海洋⋯⋯⋯⋯

(第200期罡健營~1)

觀照者純粹看著,人變得清明好像有一盞燈點亮著
五濁惡世殘膠命運三清點化 夯潮品味,在活動討論心諭點醒了我,我腳指頭擦了水藍色指甲油,害怕上課跟別人不一樣,一早摳剩下大拇指,心諭說:這麼漂亮的顏色 從來沒有人擦在腳上,顏色讓人感覺很清明,我活在別人的眼光用我識和意識過生活,這不像五濁惡世殘膠命運嗎?如何三清點畫呢?一句話點醒了我生活狀態。
我是誰是我一直在常問自己的話,誰在我裡面,每回答一句就看到過往的自己,沒有起心動念,觀照者純粹看著,人變得清明好像有一盞燈點亮著。
先有一在太極樁很快將內在的疲憊解掉,再進入跳動態第一階不會像之前用蠻力跳全身痛,用重反力上來帶動身體跳起來很舒服,但我呼吸不夠大,感覺氣不足,有幾次吸比較飽放開來內在的情緒很大的爆發力。

(第200期罡健營~3)

三清點化,夯潮品味,走在正確靈性道途,全世界為你讓路

五濁惡世,殘膠命運,天下大亂,形式一片大好,三清點化,夯潮品味,走在正確靈性道途,全世界為你讓路。

二、在宗教裡熏習二十餘載,懼於點燃拙火,打壓野火,奢望明火,然生命依然苦澀,故毅然離開,走上靈性成長之道,就從愛自己,滿足自己開始,發現長久以來忽視的野火,竟有好康的在裡面,有種活過來的感覺,但這把野火燒太旺的結果,物質輕易豐盛,甚至生起邪見,睥睨薌的教導難以變現,變得越來越俗,沒了靈性,好在有薌的點化,要為三火安上開關,來去自如,才不致於迷失其間。

三、初嚐太極樁蓄積的威力,天、地連結上了,也有重反力的界面,卻因卡在身體,而嘔吐連連,整個翻胃,還好沒有持續太久,通了,天、地、人三者,成為一個完整的一。

四、深快亂急的呼吸尚不得要領,但可體會生命在呼吸之間,頻臨生不如死的邊緣,我識快崩解,距離被取出來後,感受到無限場域的流動而已,是種空的感覺。

五、與夥伴進行《我是誰、》、《誰是我、》《誰在你裡面》參話頭的活動,可明顯感受道自己與對方的閃與不敢面對,都沒有再深掘下去的勇氣,但當對方誠實以對時,我方也會被振到,被照見,問的同時,答案也出現,彼此都成為觀自在菩薩,真是ㄧ魚兩吃。我有個疑惑,繼續問下去,會不會有終極答案出現,在裡面的會是「純粹」、還是「本來面目」,還是其它,有賴尋道者自己進去挖掘吧!附帶ㄧ提,這個活動結束後,提問似乎停不下來,自問自答還持續好些時間。             

六、有理(集體意識、教育、法律秩序)、無理(反者道之動也),既是道的一體兩面,就要平衡,越快的來去自如,如同快速轉動的太極,是光,也是智慧。

(第200期罡健營~5) 

可以擁抱快樂或難過,也有一個平常心在看著

教練點出我們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事情,便是「時代背景」對我們的影響。感受到五濁惡世的威力非同小可,所以三清點化的機會也是多到爆炸。

一直都覺得第一階段的呼吸還是苦工居多。上半身緊的地方還會更緊,想說就交給教練來教我動態靜心吧,別再硬要怎麼跳了。於是第一天意外體會回到介面上的深快亂急,不是硬要站穩的腳底,有種若即若離的磁性,就只是……服的站著,接著交給地球,反而多了許多彈性。頓時間,對動態靜心的信心多了不少。

而呼吸後的發洩,也體會到放掉過往發洩的慣性,進入聽到的第一個音符的感覺,對準後的動作不一定要很大,卻可以深入,享受在情緒間直覺式的變化。另外,很喜歡這次教練透過「拙火」、「野火」和「明火」來讓我們認識三清點化,從身體能量來認識自己,感覺非常務實。

第一天活動中想起自己離開秘書長位置時,一度不知道何去何從,但因為看到了自己受苦的價值,而悄悄瞥見自卑在我身上的作用,頓時好了一大半。因為我識的粉碎,卻能擁有更多的自由,而這世界上有太多事情「無理」與荒謬了,所以才顯得精彩好玩~所謂的「有理」,不過是可能對當下有效的道理罷了,何苦被綁住?

「我識」會找出一百零一個理由來「放棄」或「衝動」,但回到1的太極樁,卻可以讓自己歸零,沒有要贏,卻也不敗。最後那一首令人感動的歌,配上教練的威嚇與諷刺,與五濁惡世的時代背景非常相似,當時體會到的是,可以擁抱快樂或難過,也有一個平常心在看著……那個「誰誰誰」在我裡面~

(第200期罡健營~7)

這就是生命的奧秘或說是回家的正確道路

動態靜心的前三個階段都是努力再努力、打破再打破,挑戰我識中的我識。到了第四階段,全然的放下,才有機會看見不再努力的我識的背後我識的努力。始然了悟,我識的本質就是努力成為我,不然怎麼叫我識呢?

在「你是誰?」、「誰在你裡面?」的不斷被質問中,我識一再的被挑戰,但終究還是無法逃脫我識的桎梏。愛因斯坦說過一句名言:「用製造問題的腦筋去解決問題是行不通的。」是同樣的意思。那要怎麼辦呢?常保身阿連線,多分享來檢驗阿識的穩定度,然後就繼續、繼續,其他就等老天爺成全。

古今中外,許多人的辦法就是從身識拙火直接上到阿識明火,跳過了我識野火。如此的明火只是小明火並非最終圓滿之火,而且還可能遭野火反噬焚身。從拙火的全然展現到野火的熾烈揮灑,最後昇華蛻變野火成明火,這就是生命的奧秘或說是回家的正確道路。

(第200期罡健營~9)

 

三火是生命的奧秘

在罡健營時,教練說著,要玩集體意識,不要被集體意識玩去了,當下我看見自己深陷在網路的集體意識裡,網路擴張了集體意識,定義了什麼是好、壞、對、錯,但什麼是對自己生命有效的,卻沒有更深入地去思辯。

有夥伴分享,回到生活後,明火、野火和拙火會亂成一團,教練分享自己會享受著亂火,照見自己想要定義三把火的膚淺,三火是生命的奧秘,教練用最簡單的方式帶著我們入門,其餘得還要我們自己探索和印證,當自己心態虔誠時,會碰觸到很多我識和意識僵固的地方。

教練引導我們在動態靜心第一階段的「1」,進入深快亂急的呼吸中,有四兩撥千金的訣竅,腳底有重力、反力和介面,橫膈膜和仙骨的槓桿運用,從原本做苦工轉變成一件很享受的事情。

「誰在你裡面?」,用明火回頭親密自己的野火和拙火,從原本的不自在提升成親密大器的能量,謝謝兩百期罡健營的蓄積,謝謝這得來不易的小小成果,在這個世界上默默地分享著。

(第200期罡健營~11)

在往後的日常紮根為首,持續在三火的滋養中,平等以待

誰在你裡面?ㄧ次又一次問進去,沒得閃躲,看見內在的每一個自己,不管多醜陋不管多聖潔,有一個超然的觀照看著,從會涉入角色到只是明白,擔心害怕不見了,得到的是對已知的人性更確認,活生生的呈現,是讓明火的存在,去好好善用野火和拙火。

動態靜心被推出去,獲益是被糾出的拉著過往好用的情慾特質或好的經驗不放,我常常會認知說我已經斷裂沒用了,後來更深發現是看不起自己,所以看不起是關鍵,會強迫自己不該用而不是親密這裡受得苦給出尊重,有真正新的發生,所以自己活得四不像,根就容易晃動,這在混亂呼吸時很明顯,當我不是回到介面的反力去親密,找出新的空間,我的用力就只是上半身的作為,無力感就慢慢淹沒我。

從拙火到野火到明火,最容易讓自己踩空的是以為都有基礎了,可以大步走,然後呢?結果呢?就是不知如何退ㄧ步或寸步,更重要是繼續紮根,鍛煉下盤力量,在往後的日常紮根為首,持續在三火的滋養中,平等以待。

(第200期罡健營~13)

有這麼一大碗,哪還需要急?

「到底在急什麼?」
在修行路上雖然一直被提醒很急,但卻未曾好好感受祂。因著動態靜心第五階段中途下場,教練的經驗分享,前輩「一」的示範。再進到混亂呼吸時,終於有機會看清楚自己的急和斷根。在混亂呼吸和舞蹈中體會到,急並不會讓一的力量加乘,反倒讓一變成零零落落的虛線。有一的時候,天地人的存在已是無極的幸福。有這麼一大碗,哪還需要急?

「誰在你裡面?」
印象最深刻的是周六晚上跟夥伴對話的緊繃嚴肅,在對話中看到跟自己內在的疏離以及面對真實的自己的掙扎逃避。

最近在工作中被反映自己跟辦公室氛圍格格不入,罡健營結束回到工作中,發現當知道「誰在裡面」的時候,因為觀照到自己的狀態而對外在的氛圍更敏感,表露出來的行為和表情也比較能適時的切換。

「三火的平等」
以前誤以為拙火不好,這次罡健營才對拙火有新的認識。拙火是一切的根本,沒有拙火,也無法煉成野火和明火。三火的本質是平等的,重點在於對自己狀態的覺知和調整,而非好壞優劣的分別。

(第200期罡健營~15)

哇噻!水族箱的魚游來游去,然後呢?

身在五濁惡世,若沒有承認自己有殘膠命運怎能大器?

這一生會遇到的苦難和執著都是每一個起點,微醺的走著,

走自己的味道。知道自己被集體意識綁住。深快亂急的呼吸和問禪就可以很快檢視。我常常追求拙火到明火的迷信被打破,靜心以來時常會感到錯亂,認識本然面目後又害怕闖禍的自己,所以躲避醜陋的特性,展現另一個偽裝,承認自己裝傻和躲避很沒面子也覺得好笑輕鬆,因為莫名的受苦可以慢慢去親密他。自己各種面目的展現變得比較有人味,而不是又變成靜心機器人~

太極樁讓我與天地連線,內在的穩定度也越來越容易靠近,深亂快急呼吸馬上打破自己的預設,離開安全感的模式調整自己,想要比較和求表現讓自己斷根,再回到一,慢慢的可以享受在一波波又急又亂的流動裡承載自己。

「誰在你裡面?」這個練習不斷一直往內,其實看到最多的是「一直抗拒深入的自己」,整個過程縱使夥伴沒有檢舉,自己也知道怎麼回事,最大的收獲是,藉由自己說出來,看著說出實相的各種感覺,觀照著,發現「哇噻!水族箱的魚游來游去,然後呢?」結束後謝苦難的心情從悲傷到喜悅,很感恩,被三清點化的品牌有機會有點味道了!謝謝:)

(第200期罡健營~17)

觀照是無時無刻一直在時空中持續看著

兩天在混亂呼吸練習打亂頭腦慣性後,不斷從「誰在你裡面?」的禪問深入自己,觀照到越來越莫名其妙的我出現。像是憤怒的人、想要毀滅一切的人、一個魔性的我⋯⋯但這些都是我以為已經過去很久、早就淨化的情緒。近一年感覺自己是一個充滿愛與仁慈的人,但這兩天的禪問完全不見這樣的我在裡面。從這樣的無理看進去,發現完全的有理⋯⋯

教練說:觀照是無時無刻一直在時空中持續看著的。
不斷的混亂呼吸打破認知,漸漸看到,原來我內在還是塞滿太多認知,從沒察覺到這樣地堅信不移是無理,錯把無理當有理的人生,要如何不混亂、不受苦?
於是如教練示現的:明火看著的無理反應,可以是打破慣性,恢復當下生命力的有理救贖。

佛教說的五濁惡世像是痛苦不堪的人間煉獄,但沒有痛苦誰會渴望解脫與被點火?沒有苦難如何因爲慾望創造出夯潮品味?
感受到如果觀照者始終中立的看著,沒有揀擇,才能看出陰陽太極的意涵、也因爲有苦難而有動力翻轉人生。

(第200期罡健營~19)
自主訓練果然最重要的是態度
這次對於教練提的,幫自己裝上可以來去自如的開關特別有感覺。過去總覺得是教練的經驗夠,我不知道怎麼幫自己裝上開關。但其實在活動中早就經歷過這開關的開開關關了,是意願及態度的問題。
第一天很感謝透過罡健營幫我整理了這陣子的狀態,工作中很容易生氣或不耐煩。原來這陣子的動態靜心自主訓練,第一階段呼吸都不夠且陷入規律,拙火沒辦法轉化為野火,著實讓我看到每天點滴累積的作用有多大。
看到時總會有功虧一簣、怪罪自己的心情,但既然都發現了就調整,繼續向前吧~自主訓練果然最重要的是態度。
第二天早上的動態靜心,在教練的催化下恐懼整個被翻出來,卻也來到一個臨界點選擇往上還是任由我識拉扯往下。當下發現需要好大的一份信任,不管是對教練或整個存在的安排…
看完夥伴示範深快亂急呼吸後,教練提醒1的完整,是從60分到80-90分的關鍵。自己在練習時,體會到有1時,重力、反力是變化的,是深快亂急的起點,而不是用腦袋下達指令。但當教練提醒“玩弄自己的呼吸”時,卻又容易落入腦袋。
才發現把吸收到的,放到自己身上實作,從不協調中看到落差還有多大,然後繼續去試,覺得終於有點自主訓練的味道了。
罡健營後剛好結束動態靜心自主訓練第一階段,給自己足夠的空間去整理迴盪。更能夠體會到,如果連呼吸都不能自主,其他事情就更不用說了。深快亂急的呼吸從破壞開始,卻恢復生命力拿回自主權。
什麼時後需要無極印、什麼時候需要太極樁或彌樂禪,就像是拙火、野火及明火,皆是生命力的展現,缺一不可。對於反者道之動好像多了解了一點,當不陷入絕對,萬事萬物似乎就是這麼彼此作用輪轉著。
(第200期罡健營~21)
”放下”不是”丟掉”

「三火平等、來去自如」原來是自己一生受苦要尋找的根源,內在有一股很深的憤世嫉俗能量,我並不清楚為何會是這樣?當教練說到三火的能量狀態時;「重點在三火的平等和自由來去」,內在有種累世的解脫,自己在能量上的受苦終極目的是在三火的來去自如~

不用執著於哪一種火~!教練這樣示現著,此刻野火很深的被同理到,因為被同理到,野火自然來到明火,這是對自己很大的慈悲。

也很感動教練在這裡的慈悲,給出很大的空間,除非危險不然就是點出要害外,給出無比的空間讓此刻的靈魂得到無比的尊嚴,因為這是淬煉必經的過程無需太多意見。

夥伴曝光自己笑話,裡面是裝著很不好意思的自己,也因為這個曝光讓自己回家後看見這個發酵中的自己是那麽根深蒂固的一直要找尋一個標準答案和有理的生活模式。

也因為這個不正確的信念讓自己延遲了前進的腳步,但更慶祝的是,也因為看見了這個不正確的信念翻轉了自己的盲點。

你是誰?

誰在你裡面?

透過一次次的解晰自己,剛開始的生硬,一直來到就是在介面上的重反力呈現一切實相不疾不徐,自己被支持到,對方也照見自己的盲點而獲益。

動態靜心的全然,用整個生命進去跳,在已知逃到未知,在整個過程自己是如此的有尊嚴。而夥伴的示範更照見自己問題出在「一」的完整性。每次來到一個高度時就會掉下來,原來自己的「天」並沒有真正架構起來。

(第200期罡健營~23)
有燈光的愛,無聲存在

三清點化是百千萬劫難遭遇!

明火是光,是老天爺在每個人身上,點了盞燈,讓我們可以看著眼前的路,順利回家;

野火燒不盡,謝謝我的野火,祂是我的想像力與超能力,讓我體會人世間七情六慾;

拙火一點都不笨,我活著就需要祂,祂支持著我在這裡行願。

呼吸、發洩裡,自私與貪婪交織的時代性,集體意識下巨嬰多如繁星,我在關係連結裡崩潰,一路上的瞥見,不願承認,寧願做個睜眼瞎子,避免負責、避免付出、避免「拿到的比較少一些」,這是多麼大的巨嬰!

「你是誰?

「誰在你裡面?」

用明火照著,來去自如裡的敏感易傷,以至於不敢紮根,左閃右閃裡是愛,行願,就是回到最初,什麼都沒有,只是愛。

還想著如何好好表達愛,頓時看見「好好」,就是個束縛,愛是純粹,有理也好,無理也行,只管有沒有效,何須在意有沒有好好表達?

沒有燈光的愛,寸步難行;

有燈光的愛,無聲存在。

迴向有緣人,把愛傳下去,五濁惡世裡也不寂寞了。

(第200期罡健營~2)

看到「一個不敢自稱是神的人」在裡面

在五濁惡世中被三清點化,把殘膠命運逆轉為夯潮品味!為罡健營兩百個月以來的成果劃下重重的驚嘆號。

兩天裡吸收到對G火正確的認知、有效的修煉、方便的應用,恐是現世裡再找不到的了。原來都是中了意識的詭計!不是跳過打壓野火就是任由悶燒亂竄,這兩次罡健營還給野火一個清白,不過就是沒走上正途的生命力,行願還得靠祂多擔待!

深快亂急呼吸中,體會到了一點彈簧的威力,甚至可以用力在彈簧的某一段,完全不需要拚死拚活,只是一個對準、放開來⋯⋯

看到「一個不敢自稱是神的人」在裡面,同時間看到哀傷在裡面,接著看到戲真多,又中了意識的詭計,待在家都長黴了,還懷疑真的在家?! 果然心最難調伏啊⋯⋯至此對「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有了進一步的體會。

(第200期罡健營~4) 

修行就是在修野火,五毒惡世是修行的好時機

「誰在你裡面?」這面鏡子,照到一層一層的面具,我在我以為的活著裡鑽牛角尖,最痛苦的是爛戲想換卻換不掉,裡面的人,每一個都是自己深信不疑的設定,從哭哭啼啼的自憐,到清清楚楚的觀照,腦袋一下混亂一下清醒,最後虛偽就只是虛偽,它不是我的罪,讓它跟著我識的流走,那是自然而然的,沒有問題。

在深快亂急的呼吸裡,一不注意慣性會出現,就像集體意識的洪流,當下被教練的話打得亂八糟:「你連呼吸都沒有自主權!」心想怎麼會沒有?我一直都在呼吸啊!才看到這是在活動裡和生活中的落差,平常沒有覺知的呼吸,吸的都是集體意識的毒,直到真的開始突破我以為的呼吸時才發現,其實新的慣性很快就會出現,如果沒有穩定的1,根本就不堪一擊。

經過無理的洗禮,看到一切都只是個笑話,我所堅持的道理、想勝過別人的心,然後呢?被無理洗得乾乾淨淨,我是誰?誰是我?變成最美的問句,坦然接受真實的自己,很不習慣,需要不斷練習,因為有罡健營的加持,才能在短時間衝破防線,這一路進去,是最舒服的心靈馬殺雞。

罡健營後,還是要回到紅塵裡被打成爛泥,但教練說:「修行就是在修野火,五濁惡世是修行的好時機。」那殘膠如何變成夯潮品味,靈性的可能性就在裡面。

(第200期罡健營~6)

默默對眾生傾訴的……生命的本質充滿了愛與感謝

這兩天耳邊不停迴盪著草東樂團的吶喊「殺了他,順便殺了我……拜託你了」,看著夥伴的演進被自卑綁架,感受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殘膠命運,不是無腦思辨的三姑六婆,就是滿腦春蟲的幼稚自私,對我來說,唱出的是眾生深陷意識牢籠的悲歌。

也因為嚐盡了拙火的卑微,野火的狂妄,所以在薌教練說「靠近他生不如死,離開他活不下去」的時候,深刻感受那份不足為外人道的慈悲。

讓我想起今年二月聽到薌說:從我識上到阿賴耶識會經歷無數次的崩潰……一時間內在悲欣交集~~突然之前那些被摧殘蹂躪到生不如死的受苦很浪費……明明是天大好事……笑自己笨死了,如果不是薌這樣出手催化,這種速度要修到哪一世啊……我識還在那邊不甘願,好不好笑~~

一方面又很感恩因為有那些:一無是處的價值感潰堤和無能為力的悲痛,所以我不用殺死自己,就是讓我識被殺死(崩潰粉碎的意思),於是乎深入卑微乞討的愛,發現那是啟動拙火煉淬到明火的契機~~~那個如如不動、本自俱足、能生萬法的純粹(對我來說是圓滿的愛)就在燈火闌珊處……是這次「誰在你裡面」的活動中,靈魂被深深撼動的。

所以特別收到教練在最後一首曲子裡,默默對眾生傾訴的……生命的本質充滿了愛與感謝~

其他動態靜心鍛煉的加持太大了,好好享用中……

(第200期罡健營~8)

以三清點化視野去轉動自己是很幸福的~

這次主要的獲益是看見以三清點化視野去轉動自己是很幸福的~

因沒有加入動態靜心自主訓練,接收到薌教練點醒「等同拿冥紙去百貨公司消費」、「靈魂信仰的層級不高」時,看見以舊時思惟去認知完全不明白,可是因著三清點化視野,如同轉法輪般經驗當下即是的威力,更清楚知道要想平安活在21世紀,以舊有的線性或二元性的思辯方式,面對現在這個時空的速度,只會活得捉襟見肘,更何況6D工作者更是只有挨打的份。三元多角視野,是基本的配備。

然而,因應時代性,三清教化已然來不及,夯潮品味的是三清點化,此等高級修煉法正切合21世紀人類需求-透明化~

在不斷練習我是誰的禪問過程,鬆綁意識我識;透過太極椿拙火發野火,燒出漂亮G火,明火自明,三清點化法輪當下即轉,實在很難再找到更簡明的修煉方法了。

同時,感激薌教練貼心地使用「直覺」、「理性/非理性」、「有理/無理」等一般人容易理解的名相,讓新朋友更容易想像三清點化的高度,化解上個月接收到三清點化圖想分享覺得有難度的感覺,給出平易近人的切入點。

(第199期罡健營~10)

願在某一天能真正享用到,對每個時刻都充滿感激
每次在教練面前照出自己的人生,看見自己活得多麼爛時,都會有種悲傷的感覺。但是回頭一看,把自己這樣爛的人生,一步一步過得越來越好,不就是百千萬劫難能可貴的幸福嗎?
上個月罡健營看見自己對野火的沒有把握,所以壓回了拙火,這次更清楚看見累世是如何仰賴拙火到明火的安全,野火這塊的修煉才正要開始。當教練說野火對他而言就是修行時,好像明白了自己在哪裡,沒有人能從拙火直接跳到明火,當野火開始燒起來,有多少比例來到明火,而不是一直在欲求裡回不來?這就是修行的功夫。而當親密現況,無法來去自如,也是日子過得殘膠無比的最大原因~
動態靜心第一階段的呼吸落入慣性,就像是回到了理性的掌控,沒有機會讓非理性出來卻不自知。回到”一”的太極樁上,讓翅膀用各種角度來和呼吸玩,有一個片刻發現是身體本然就要這樣呼吸,而不是我去操作的,更不是看前輩的動作示範模仿來的。而爆炸開來的情感更是超過頭腦所知道的,非理性終於穿越出了一條縫。
透過”誰在你裡面”的練習, 像用探照機在看自己, 發現很容易落入頭腦的反射,而真正誠實直接的回應,是超過頭腦判斷的瞬間。 玩有理和無理的太極,笑自己如何迷信集體意識,滿腦子堅持有理、抗拒無理,而從非理性的縫隙裡讓無理冒出來,心好像終於可以呼吸了!
“願在某一天能真正享用到,對每個時刻都充滿感激”, 收到教練在活動最後的這句話, 像是一個錨打進了心底。

(第200期罡健營~12)

兩百期的罡健營劃下句點,你是誰?為什麼要來參加罡健營…
這次感覺到透過持續的練習,呼吸跟舞蹈都能越來越順,多點耐心就行,以往過於理想性的想馬上到位。
這次舞蹈出現1的感覺,回想自己跳舞的歷程,跳了好一陣子集體意識的舞,再來有了我識的舞蹈(跳得很開心以為那個就是了),這次感覺到舞蹈跟存在連結在一起,跳了什麼都不重要,喜歡這種自在。感覺不對的時候,當下專心再對準,回來的速度比「想像」中的快,明火也一起上來了。
 
「誰在你裡面」的活動感覺到因為越來越清楚自己的狀態,所以變得輕鬆、親密。好像找到那個可以深入內在狀態的路徑,路不熟要看一下才找得到,但不會不舒服。
過程中看到三個印象比較深的狀態:
– 想喝奶,喝不到時的惱羞、冷漠;
– 重反力連線下浮現身心痛苦,以及不願面對所以選擇斷根;
– 無止盡的莫名擔心:擔心狀態太好、招待不周。
 
午休時看到擔心的劇碼上演,馬上調整!咦,怎麼這麼簡單?
 
回去的路上一直浮現傷心,一開始責怪自己怎麼才六點就這樣了(bittersmile),後來就問「誰在你裡面?」於是看到我的三笨:
第一笨是太激進或過度解釋的衝出去做前輩說的事,失去原本幽默可親的本性;
第二笨是看到無效還是盲從,因為愛面子、迷信自己的迷信;
第三笨是沒有看到受苦是因為前兩笨,還不斷的責怪跟打壓自己。
哎呀,難怪身心痛苦,然後害怕那個痛苦會闖禍所以一直逃避重反力還有第二階段炸不開,成長卡在這個分裂裡面,那個傷心不是掉下去,是在告訴我真實的狀態,狡猾的是還會裝無辜,覺得自己笨得很有理所以不必改。
原來去突破安全不代表叫我做危險的事情,誠實的對夥伴不是去大剌剌的攻擊別人的我識,不跟夥伴玩交換不是要隱藏可親的本質,都搞錯了….,沒關係,修正就好。
 
我也很喜歡音樂,回去後放了音樂來聽,感受到跟存在連結著。
 
兩百期的罡健營劃下句點,你是誰?為什麼要來參加罡健營…

(第200期罡健營~14)

這世界越瘋狂,就越看見修行的珍貴

在集體意識裡面什麼都要判斷對錯,sop是什麼,有理、 無理失去了生命力,只剩下安全感跟無聊。

這世界越瘋狂,就越看見修行的珍貴。在五濁惡世裡才有那麼多殘膠,加上時代性,一團亂火,但都是一體兩面的有前面生命痛苦的殘膠三清點化下去,夯潮品味才有辦法出來,這是專屬於我的味道。

在混亂呼吸裡面,深快亂急,往死裡去,反正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介面,體會到空間就在那介面,擺脫制約,情感真實的流動著,那個舞自然的發生,讓野火熊熊的燃燒,上到明火,覺得自己很好笑,一直很想要上到明火,但又不斷打壓野火,難怪一直到不了。

你是誰、誰是你、誰在你裡面,不斷的往內挖,很痛,但到最後明白這些也都是不斷變化著的,沒有絕對。

薌問我們為什麼要來罡健營,為什麼來到這世上,就在那瞬間我突然覺得真是受夠了,我的跳舞我的成長是為了靈魂為了此生難得的生命啊!不是為了得到別人的眼光跟肯定而發生的啊!

何其有幸可以參加到第200期罡健營,感恩薌教練對每個靈魂的用心相待。

(第200期罡健營~16)

孩子啊,自己才能帶領自己
「有理、無理」
上了六年的罡健營,原本認知有理的都變無理,無理的卻很有道理。
哪次上罡健營不是帶著五濁來亂,殘膠裡的有理把自己黏成奴隸,以為來學習的但哪知自己才是自己的教練。
孩子啊,自己才能帶領自己。
教練講「有理.無理」跟集體意識的關聯,聽著聽著,感覺心裡就像ㄧ束光亮照了進來,誰在我裡面?集體意識在我裡面,不敢違背集體意識的我在我裡面。
只有明火、拙火,沒有野火做人的活性,就像是排斥宗教的限制,但我也無異是自己蓋了間廟给自己住,太不健康太不快樂了,三清佐三火這才是人生啊。
奧修的動態靜心沒有講到地球恩典,時代性的網路手機更是全面進入生活中,旁觀到其他夥伴跳動態靜心非常感激,在回來後感覺自己生命力的啟動,和之前自己怎麼努力都感困頓的落差。
回顧自己這六年,在快樂、自由與愛上有收獲,而有1的亂火,讓我看到可以更自由的空間,有深度的無所謂,有理無理的來去自如,實在太好玩了。

(第200期罡健營~18)

靈魂渴望的黃金鑽石

是有理好還是無理好?

是理性好還是非理性好?

你是誰?誰是你?

到底誰在你裡面?

被趕出來卻被點化加持?

不及格卻感到無比歡喜?

越努力效果竟越差?

越無所謂效果反而好?

越往死裡去發現越死不了?

生命也太沒道理了吧!原以為超有道理的生命像一場無理鬧劇正持續演出,原本根深蒂固的信念通通瓦解,過去的投資瞬間歸零!怎麼會這樣,我識崩盤大哭,但隨著崩潰又深刻感覺整個存在對此正荒謬地充滿著笑意,那一切的弔詭與慈悲不是憨人的我能明白。原來集體意識是這樣在作用,如果沒有這些血淋淋白費力氣的真相,我識怎麼可能會甘願放下我執。

早上在外面的那個看很獲益,可以這麼完整地看不同人的跳,感受大家跳中傳遞的芬芳跟歸於中心,也從裡面更放大看到自己沒過關的關鍵-基本功不紮實。那個不紮實並不是你說當下要豁出去就真的能完整的豁出去。留下來的每個人,都有他在他自己身上老實下過的功夫,那個對自己不完美但真心誠意的尊嚴震攝了我,特別是在第四階段STOP,全場也跟著STOP時,整個存在的美跟完整,是百千萬劫都難遭遇的瞬間,那裏面有靈魂渴望的黃金鑽石。

從夥伴的示現、教練清楚對1的講解及自己太極樁實際的體驗,才發現如果沒有1,以為的任何追求都會是美麗泡沫,當能品嚐到完整天地人同在清晰的1,本身就是在五濁惡世中,不假外求超夯潮的財富。我看見一個把自己賠光的人在裡面,一個以為自己很會賭卻完全下錯賭注的人在裡面,一個看著這一切報應卻莫名笑開懷的人住在裡面…

(第200期罡健營~20)

無限的創造力
謝謝教練的心願才有這200期的罡健營,透過教練不斷不斷地研發,清楚了解三火對應三清。
在混亂呼吸與發洩中,很清楚地看到拙火怎樣蛻變成野火,野火有無限的創造力,當創造力盡情揮灑開來,自然往明火跑,不一定要靜默才是完成,來去自如從活動結束開始。
這次很受用的是教練提點混亂呼吸中的細節:是一、是對準、是各種角度、不是動作形式、是呼吸的精確、是效能……,透過教練的提點,做到會立刻感受效益的差別,回家後持續服用也對比出過去跟現在在動態靜心品嚐到的差異。

(第200期罡健營~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