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將可以擁有完整的自己

在二道三界視野裡,看到這才是存在的地圖,向內、向外如是,從何去何從到來去自如之間,就看無極與太極的連結。

而我的連結實實虛虛,透過活動,一次次經驗,虛到實惟有介面跟呼吸可以拉回來。但為何始終還是虛呢?

在小組討論以及「什麼在你裡面」上台的過程中,看到自己對弱點的視而不見,在人群裡閃躲,單獨時扭曲成一種自責和呢喃,對於鬼道的恐懼及不尊重,是業力輪迴的原因。

在最後的音樂響起,年幼的我浮現在意識流裡,凍結了情緒,看見了對自己蠻橫不留情的控制。

為何閃躲,更甚控制?

因為要在人性裡生存,閃躲成功地避免衝突,且控制自己以達成欲求,反覆成為一種癮,而坦承會怕失去,本性奸詐,計較著自己的利益得失,因此卡在放下貪婪及偽善的關,提得起、放不下。

是不夠愛自己,也因此沒到那個放下的點。

結束後喝茶裡看著三道,想起國小時沒來由地想當奸商和神棍,家人還納悶這小孩在想什麼,國中之後想當作家,入社會當社工…

從這樣的變化裡可以看到能量的扭曲及發洩,是鬼畫符。

爆哭之後,和自己和解。

紅塵之中心存計較,那榮華富貴不會少,少了我自己;

當我放棄計較得失,僅信這身肉體凡胎,我將可以擁有完整的自己,且有逆境翻轉出大器的可能性。

(第201期日月營~1)

自以為是自命清高的我識,把自己關在思想的看守所

知道要教動態靜心第三階段,還沒參加前就自我設定,肯定會被操到死掉。果然每個階段都是上氣不接下氣,累到不行。但是照著薌教練所說的對準,節拍對準,軌道對準,心願對準,熬過了黑暗期,後來就越來越舒服越來越享受,身體變得越來越輕盈。固態的、僵化的拙火慢慢地變成液態的、流動的野火,再變成汽化的、清明的明火。

    自以為是自命清高的我識,把自己關在思想的看守所,大半輩子都互活在忠臣的角色裡,還是軍人中的忠臣,刻板不知變通、抓住一個集體意識的價值就來套用在所有的人事物,簡單至蠢。不知二界三道,更不知人道中有天子、忠臣、奸臣、弄臣及死老百姓可以不斷切換。

切換的開關就裝在自己身上,自己把開關鎖在保險箱裡面,當然不可能「來去自如,無為自為」。更談不上演進,都在演退,在三火的困境中輪迴,在思想看守所、感覺下水道及靈魂黑森林中來去自如,真是此如非彼如!

(第201期日月營~3)

日和月的更迭變換,象徵著靜心與工作生活可以打成一片
2020年第一場的日月營,教練提到原本要取為易營,萬事萬物不斷地變動。對我的幫助,除了「罡健營」的意識鬆開,日和月的更迭變換,也象徵著靜心與工作生活可以打成一片,陰陽轉動。
當體認到萬事萬物不斷地改變,不變的運行規則成為定位的基礎。
教練將三界六道簡化為二界三道,自己目前定位在哪就一清二楚。
尤其身之為人的人道,分為天子、忠臣、奸臣、弄臣與死老百姓。
在性格中他們都存在,但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當死老百姓久了,想讓自己成為天子,就只能像是個假天子,很容易就又露餡了~
而這次跳全程的動態靜心時,因有實的地板可以在第三階段跳起來,特別感受到第三眼的觀照是鬆的、沒事,但下半身的痠痛不斷將能量往下拉,好幾次都很想停下來用甩的。但很感謝在學校時有跳動態靜心打底,
知道自己其實可以,再加上教練一旁的支持,讓自己去經驗覺得快不行了,選擇能量往上,而生出的那一點點真實的親密。
在舞蹈中體會到向外對準與向內對準大不同。雖音樂是道行情,但向外對準並沒有本,表面像是跟上了但有些看天吃飯。向內對準,對準G點及重反力,再跟著音樂舞蹈時會感覺到餘裕,甚至偶爾對不準也是安在的。加進想像力,則是跳出自己的靈魂特質。
也因為向內對準,碰觸到自己拿不定的愛情夢,很容易投射到別人身上。
內在像是來自超我的聲音說「這麼做是為了保護妳啊」,而我對他說「謝謝你的保護機制,但我慢慢可以照顧好我自己了,不用擔心」很感激往內從源頭和解,就化繁為簡了。

(第201期日月營~5)

拙火不流動、野火不敢燒、只能在鬼道輪迴,靈性無法清明

拙火不流動、野火不敢燒、只能在鬼道輪迴,靈性無法清明。

活動中教練訓練我們來去自如,看見自己沉溺在喜歡的感覺裡面,不想切換,在煉功及工作生活中也是如此,想保有安全舒適的感覺,因為害怕無法前進,因為不甘願所以不放手。看見:不是不能翻轉,是自己不想。

活動後半段教練讓我們自己跟自己戀愛(九印無極印),哇!品嘗到真正的親密後是清明而不是昏沉“隔哥”。一種被天地溫柔的包裹起來呵護的感覺,不黏膩,卻甜蜜。

跟夥伴拔樁跟自己跋樁,體會到什麼是無為而為來去自如,最後只剩下觀照者。

什麼在裡面?想不勞而獲在裡面。什麼在裡面?……一拍拍問自己,更能夠看見更深的自己,只要你願意。

【對準】自己的心靈願景,然後去做,去經驗,讓自己見多識廣,去品嚐每種滋味,讓這些成為自己的養份,讓自己翻轉。

(第201期日月營~7) 

 

在三清點化面前,純粹的鏡子照出自己二界三道的模樣、三火的狀態

在三清點化面前,純粹的鏡子照出自己二界三道的模樣、三火的狀態。

在人道的忠臣、奸臣、弄臣跑來跑去,忠臣因痛苦而跑到奸臣,又不甘於此而想當弄臣,結果分裂四不像,而天子被搞得暈頭轉向,最後只好裝死當死老百姓;鬼道裡的不甘願沒有親密放下,又在接上天道的靈感時變成自以為是……。

第一天的野火舞蹈,樂於享受當下的變化、感覺洋溢。到了第二天拙火的釋放,才發現裡面還藏了許多理性的制約、感性的上鎖,拙火親密有限,野火不真正流動,明火就忽明忽滅。而當理性和感性被看見、流動出來,遺憾和不甘願真正被同理到,看見明火一直都在。

透過拔樁和內斂的拙火親密,感覺拙火的敏感裡有一種靈敏,細微的走或守,體會著拙火的智慧。

第二天動態靜心前教練的提醒,接上二界三道才是基本的到位,於是好好連接介面成為天子為自己而跳。痛苦時用的是 「親密」 而不是ㄍㄧㄣ,有天差地別的尊嚴,順著痛苦親密進去、提升上來。當對準「護」的頻率,不會被頭腦的聲音帶走,而身體沒力時自然成為前後擺動,夠了又順勢跳起,感受到對準的妙。

什麼在裡面?6D工作同時是照見自己的鏡子,每個人二界三道的模樣,自己裡面也都有,當換位曝光就更明白了。外在只是內在的投射而已。看見這些頓時覺得自己的嚴肅超級無敵幽默的〜

(第201期日月營~9)

能夠對準就是一件很快樂的事

歷經2019年定位不清的混亂分裂,在2020年新的一期日月營,定位自己的「二界三道」,不然常被欲求帶走,失去和自己本質的對焦定位。也因應5G時代,「定位、對準、速度」像是替自己扎根,當自己定位清楚,對準後就可以單刀直入,速度才會出來。

透過各種音樂切換,極其悲傷到歡樂的落差,笨腦袋無法適應,又哭又笑的瘋子,那一刻看到笑了出來,速度出不來因為過於耽溺貪戀當下的情緒,以至於不斷落拍。自以為是又死要面子的忠臣很常出來招手,重點是知道自己當下的狀態,就知道還有調整切換的空間。

跳動態靜心完全顯現自己的ㄍㄧㄥ,下盤過於僵硬,無法支持上半身的甩動,呼吸、發洩很有限,第三階段時,也因為自己對不準落拍,腦袋更出現「我怎麼可以停下來?要跳完!」看到自己的強迫症後,就把重心放到對準節拍,比較貼近自己。夥伴分享「能夠對準就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才發現自己常搞得複雜,有那個起點就要很感恩了。

與婕穎教練拔樁時,她特別提點放大自己的罩門,常常走到死胡同僵在那裡,沒有調整化開的空間,然後對方借力使力,就被自己弄死。這完全就是自己工作的寫照!也因為日月營時感冒,更突顯自己過去的ㄍㄧㄥ,意識有很多歇斯底里的緊張壓迫,的確也是因為這樣,才可以撐過那些艱困的時刻,但就笑自己一定要這麼累嗎?

印象深刻後面跳舞時,品嘗到天子的味道,我可以怎麼玩音樂,自己說了算,愈動態的音樂更是往內深入蓄積的動能,而且深度沒有盡頭,以前常動作能量直接外放,以為的揮灑只是一時的樂,但是這次讓自己蓄積到滿出來後的揮灑,發現空間更大且踏實,加上想像力後就可以創造。

活動中常看到自己的卡、ㄍㄧㄥ、神經病,原來批判那麼深,心態不禮貌,不知道從卡住到慢慢不卡的過程多寶貴,看到自己的ㄍㄧㄥ,然後呢?結果呢?還有其他可能性啊!是自己要玩的。

(第201期日月營~11)

 

靈性的尊嚴才是我真正要的
透過二天活動一輪又一輪的操練強制點化,讓我得以看見執著的樣貌。執著完美﹑執著境界的貪婪,讓我的思想住看守所﹑感情在下水道﹑靈性在黑森林中不斷輪迴。
第二天的晨間動態靜心,教練問為何要跳動態?難道不是為了在二界三道中以天子的心態,取得來去自如的通行證?之前以為我要的是能除一切苦的解脫,這才看見以為解脫是消極的脫離。積極的解脫是來去自如,靈性的尊嚴才是我真正要的。
了解執著作用的瞬間又笑又哭,當下處於二界三道的哪一點又如何?道行情變化太快,下一秒又是另一番風光,為何執著要達成自以為的完美?為何不使用重反力對準,觀照「什麼在裡面」?bingo的當下會感到輕鬆,才有機會享受當下的狀態。而每日動態靜心的訓練,是在練習往內對準G火和觀照內在的二界三道,為來去自如打下基礎。

(第201期日月營~13)

唯有真實接納、親密我原始的樣貌,才有可能實現心靈願景
一開始教練分享送橄欖油給鄉民的故事,看見自己平時理想性的執著於「真誠」但與道行情格格不入,視野不夠大。
🌈唯有「不離不棄」是靠近親密的柴油。
把想像力加到舞蹈中,變得無拘無束,靈魂自由,思想感覺不再被囚禁,親密和對準是一體的,自由自在是因為不受限制,因為對準了自己的感覺,對準可以用在任何地方,親密、心靈願景、道行情,一旦對準了就變得活生生的,也不再愛面子,想像力是心靈願景的代名詞,沒有想像力心靈願不會實現,親密和諧舒服,無為而為來去自如。在當下很親密,沒有預設輸,也沒有預設贏。
有共鳴的才是音樂,只需要投入跟對準,在舞蹈裡我試著做到,發現真的可以跟他同在,也沒有什麼不喜歡,因為已經融在一起。
悲傷湧出,天子到底去哪了?忠臣掐住弄臣跟奸臣,在21世紀只有挨打的份,自以為包公轉世難怪臉那麼黑,人間德中毒,結果就是死老百姓。好笑的是我看的再緊,奸臣跟弄臣還是會偷跑出去。
忠臣要名怕髒,髒又如何?深入髒,把髒化為養分,才有可能出淤泥不染。
回去之後,我感受到想要能夠走出靈性的黑森林,我需要完全的接納自己,我的昏沉跟綑綁源於自卑,所以設了防護網,但也切斷了我的知覺跟對準,唯有真實接納、親密我原始的樣貌,才有可能實現心靈願景。

(第201期日月營~15)

重力反力上串燒靈性才華
教練點化:不用猜、不必算的明牌,就是自己的靈性才華。
活動中實證了三火三清的演進,具體的著力點就在:重力反力上串燒靈性才華。
知道了三火,然後呢?!
扣上了自己獨一無二的靈性才華後,拙火、野火、明火才是我的,才真正有生命力。
野火揮灑加上簡單的愛,哇!不同曲風、不同年代愛的旋律~就是簡單去愛!並享受這股流動再回流~
接著拔樁遇見拙火,相較於野火明顯感受拙火的笨重,後來加上“想像力”才知道原來我的拙火喜歡這一味!
拙火在想像力中慢慢液化汽化,更對準的是G點,這份揮灑相較於野火是往內燃燒,在內在爆炸。
最後動態靜心中體會到「律動」,再度拔樁時,律動已在內在持續著……,清楚自己的三火在自己獨一無二的靈性才華上律動!親密、好玩、豐富、不斷變化……。

(第201期罡健營~17)

懂得運用和看穿任何的角色,才能坐穩天子的位置

從二界三道來定位,把自己的2020年的大方向打燈,有無極和太極兩界的來去,有天道、人道、鬼道的明白,會常在鬼道打轉,是不想放下,人道的天子、忠臣、奸臣、弄臣、死老百姓,要懂得運用和看穿任何的角色,才能坐穩天子的位置,天子因心靈願景而行,這時天道的神佛所發射電波才能讓你接收到,開啟靈感的開關,日月營帶來最重要的開始。

在三火演進中,拙火到野火有老實跟進,但野火的漫延,讓許多實相的苦難,打得我常常退回去拙火,由實要進到真,有太多的考驗和幻相,只能憑藉著心靈願景跨過去,從點化中上到明火,才能穿越。

色空不二、樂空不二、明空不二,在活動中體悟時,看到自己對境界、極樂和極苦的執著,變成對空性的貪婪,所以無法來去自如,在最後的靜默時有種ㄧ了百了的寧靜,突然教練又來破壞,被摧毁寧靜後,有種說不上來的自由,真正的不二似乎才發生。

(第201期日月營~19)

 

菩薩之所以被朝拜,是因為他們的存在性完全在自己身上
當自己的存在性完全自己身上、放下过去、現在、未來、活在當下、沒有任何的持著、時間到了、你就會有所噸悟。
菩薩之所以被朝拜,是因為他們的存在性 完全在自己身上、相信自己、 它的存在性、就可以吸引衆生朝拜。
(第201期日月營~21)
三火是生命力(創造力)教育的核心

這次最重要是二界三道的定位。特別活動第二天一早在動態靜心第五階段的點化,一個對準偉大靈魂最高可能性的印證。

沒有三清點化無法煉淬三火,感謝胖大薌提出了三清三火的論述,並放大了三火的演化,是如何對應人們陷於頭腦、情緒和無明的困境。

有感於三火是生命力(創造力)教育的核心,這次很深刻地體悟了情緒的價值。為什麼要憤青、鬱悶、悲傷⋯⋯?為了要點火-點燃與生俱來最原始強大的生命力,支持每個靈魂核心特質本然的綻放~不只是如傳統情緒教育要去覺察、分析、處理的,而是立馬變現為生命創造加分的。

這次薌帶動態靜心很是受用,又往前跨了好大一步,感恩~201期日月營的這一小步,是人類文化演進的一大步!

(第201期日月營~23)
享用來去自如於二界三道的生命力
誠如胖大薌所言,2020年第一場日月營是一份祝福,一場點化盛會~

三清點化三火的威力,啟動三火演進迴旋,享用來去自如於二界三道的生命力。

週日上午動態靜心場內的掃地工作靜心,和夥伴同頻共振,第四階段stop裡明火光明十方,進入第五階段慶祝,繼續掃地,經驗以靈性之愛行動的甘美,並感激薌教練同步給予印證。

數小時後,被教練提點蘭若非從哪裡來回到哪裡去時,完全接不上,照見三火由氣化轉為固化,而也因此看見人道鬼道尚未來去自如處,歡喜照見即回到明火點化自己重啟生命力。

為能接收教練所傳遞的乾坤挪移,眼前可以下的功夫是持續在動態靜心自主訓練裡蓄積。

(第201期日月營~25)
當然要當仁不讓地做天子!

容易還是不容易?

教練在罡健營和日月營中間玩太極,時時刻刻都在改變,我跟得上嗎?
這次原本滿懷忠臣的準備來接受第三階段的考驗,結果是誰要讓我跳死?誰要置我於死地?都是自己的忠臣惹的禍,想要「好學生」的名,往外的欲求遠多於對自己的親密,這個點化的效果,更深、更直接。

音樂切換的那拍,為什麼會有無名火上來?發現這很常出現在生活中,在人際互動上的迎合、討好,發現事情不是原本想的,或是已經投入了對方卻不領情,瞬間跟自己的定位會馬上消失,如同最後練習的「什麼在裡面」,沒有對準很容易一落千丈,如果我可以有決定權,那比任何事物都來得珍貴,這一拍跟心靈願景的定位又更清楚了。


我的親密跟教練的親密到底有何不同?
我的親密裡面還有些雜質,有點欺騙的味道,差在每一刻對準當下的清晰度,那瞬間會讓自己盤旋而上,而不是得過且過,在第三階段有品嘗到。

為什麼害怕拔樁?
因為太想贏,呈現出來的是怕輸而不敢動,甚至是給自己一個輸的理由,安慰自己。明明介面和重反力穩穩的沒事,被思緒的擾動搞得很有事,大多是自亂陣腳。

我為何要靈修?
教練把「二界三道」講得很明白,我不甘願只做死老百姓,或是無意識的在其中一個角色入戲,教練說:「把自己的二界三道搞好了,才有能力面對外面的二界三道。」既然遇到了靈修這條路,當然要當仁不讓地做天子!

(第201期日月營~2)

「定位」不是死的,而是永恆的戀情

前輩曾經問我,如何當一個仁民愛物的君主,週日上午最後的舞蹈,邀請所有內在的夥伴一一上來獻舞,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風格,天子不會不喜歡,每個臣子有其才華,百姓們無不歡騰。愛自己的深度、廣度與精彩,不是我可以想像的。

二界三道,一度以為是在外面,動態靜心後才明白,二界三道不只在外面,更是扎實的在身體裡面。身體當時的狀態,沒有標籤,是怎麼樣就是怎麼樣,「定位」不是死的,而是永恆的戀情。

從拙火、野火、明火的效果來檢視自己,其實也是從自己身體的狀態入手,是很務實的。而這次最獲益的是,拙火小小玩,小動外面的平凡無奇,但內在卻是有滋有味,正是鬼道朋友的最愛,輕輕地放下,微微的甘願與喜悅。

有趣的是,在台上擦白板的我,仍然是價值感於心中作用,看見後為什麼無法調整?想起那在瓶子裡的鵝,何不放開來。此時有點通了,無論是「色空不二」、「樂空不二」還是「明空不二」,都有空作為基礎,才能真正享用其中的樂趣。(盤子的概念讓人印象深刻)

最後,透過玩「誰在裡面」去練習與自己「對準」,體會到從身體開始去覺察自己的務實,且可以從身體深入去看自己卡住的我識,豐富好玩。想起教練第一天說到,怎麼沒有想過,為什麼你是你,而不是別人?有此肉身真是何等恩典~

(第201期日月營~4) 

天子不是要求自己做到天子樣,而是跟自己的無極親密

以往對於「三界六道」是資訊式知道,不是印證了解。這次日月營是點化不是教化。點化而能了解二界三道運作之道,能在二界三道中定位,印證在二界三道中跳舞。

親密自己,看似簡單卻是無窮。親密中認識靈性特質,知道自己的天子道路,於二界三道中跳靈魂之舞。

天道與人道的天子協同開福利社,天子計較怎麼用靈性特質發揮生命力。生命力的三種性質是拙火、野火和明火。活動中的舞蹈中讓三火淋漓盡致,讓天子認識怎麼運用三火行走人間。

天子不是要求自己做到天子樣,而是跟自己的無極親密。在無極印中看見自以為是的親密怎麼融化,怎麼擁抱現在所有一切。

擁抱了當下的苦難,立刻反轉成喜悅,體會樂空不二。感激之心湧上心頭,連感激也是多餘,只有靈性特質的空。

在日月營中反覆印證色空不二、樂空不二和明空不二。印證後呢?正是無限機會的開始。

(第201期日月營~6)

珍惜每天在我生命中各種境界和發生

很享受混亂與寧靜之間的那條界線,在動態靜心第四階段之後,緊接著突如其來巨大音樂產生的兩極性,當下頭腦充滿了疑惑,最終對準觀照看著,我正在看著太極界的兩極性,就像在生活中,外在的混亂和內在的寧靜形成了巨大的對比,保持知道就好。

三火三清和我的心靈願景有什麼關係呢?我的直覺告訴我,這世界需要三火三清,人們被集體意識、巨嬰意識、網路和多巴胺氛圍搞得不成人樣,認不得生命能量的模樣,更別說要安裝生命能量的開關。

從二界三道的視野看自己,照見自己SOP的模式和完美主義的迷思,這都在提示著我成長的方向,先笑再說,珍惜每天在我生命中各種境界和發生。

在拔樁體會到,當從自己重力、反力和介面啟動時,「鵝從來沒有在瓶子裡」的親密品質,即使被拔起的那一瞬間,都能看著自己是如何被拔樁。

很嚮往胖大薌能持續在心靈願景的道路上,高速演進和提升,面對每個靈魂的心願有極大的耐心和包容,能當好人,更能當壞人,費盡心機把每個人推向心願的懸崖,跳下去才明白胖大薌的用心和慈悲。

(第201期日月營~8)

對眾生的苦,哭死是沒有用的,反而是要化悲憤為力量

因自己視野及敏感度不足,所以沒有深入地抓到2020的第一場日月營在道行情的重要性,因此也就能預知在之後被道行情淹沒的危險。這次蒙教練慈悲拉我一把,讓我有機會可以接上道行情,並為將來可能的危險做準備。

這次對我最重要的點化就是自己在二界三道中的定位,那是一種”我說了算”的定位,讓憋屈已久的氣魄可以昂然地在二界三道中出來,也直接破掉了在這部分從原生意識而來的不配得。

在動態靜心的發洩向內深入後,悲傷一直湧出,感受到這跟我的願有關:關於眾生的苦。經教練點撥後才了悟,對眾生的苦,哭死是沒有用的。反而是要化悲憤為力量,用我的心靈願景來跟眾生分享。而我要下功夫的是善用我的原創力將這個憤怒的力量加以轉化,用幽默自己也幽默別人的方式出去。

在三清的點化加持下,三火可以迴旋向上演進,而能來去自如、無為自為,在這之中最重要的基礎就是對準,對準自己、對準道行情,一拍一拍、一個當下一個當下的對準,內外相合、同頻共振,每天的動態靜心就是最好的訓練。

(第201期日月營~10)

空性貫穿了認知的二界、點化了無知的三道

前陣子在色空、樂空無法不二的苦,
成了無比珍貴的養份,
從沒想過從樂空到明空,
極樂經驗需要經過殘忍的摧毀,
所有的起心動念才能如此了了分明的被觀照洞悉而放下。

連帶著累生累世所有的痛苦伴隨著「我」的消失而消失了,
日月營回來的第二天起,
感覺自己就像是個透明的存在。

空性貫穿了認知的二界、點化了無知的三道,
明火印了無極,天子歸了本位,
行住坐臥間都感受到極深度的寧靜與安心,
女人沒有了心,更沒有由心而生的劇本,
心無掛礙故無有恐怖,
剩下明空,
完ㄌㄧㄠˇ⋯⋯完ㄌㄧㄠˇ~

(第201期日月營~12)

拙火野火明火(生命力)將迴旋而上,決定權在自己手上!

越是往內在觀照自己的二界三道,才能與外在的二界三道打成一片。

印象深刻薌教練要我們去討論,平常自己是如何玩弄自己?討論時,對焦到自己裡面的天子、忠臣、奸臣、弄臣是混亂的,搞不清楚現在誰當家,有一個自欺欺人的奸臣,而天子被打壓。而內在的混亂其實是很正常的,如果看不見才會導致生命受苦,如果沒有這些混亂與受苦的養分,何來開悟的機會,重要的是可以看著,珍惜與享受這一路的風光。

『對準』是本能也是基礎。對準內在的1,拙火野火明火(生命力)將迴旋而上,決定權在自己手上!只是需要熟悉與不斷的練習。約莫四年再跳動態靜心,透過薌教練每個階段的放大講解與前輩們的示範,讓我對動態靜心不再只停留在恐懼,而是能更進一步親密與往內對準自己這個1,可貴的是看著自己在對準與對不準之間調整,嘗試使用自己靈性的特質,走向對準的過程,虛、實、真是不斷在演進的。

舞蹈時,各種風格的音樂不斷切換,就好比人生中不斷上演的劇情,執著與入戲的時間會因著習慣了與滿足而縮短,翻轉的可能性就出來了!原生家庭與集體意識裡信仰著思想與感覺,種種幻象過日子,放眼望去盡是思想看守所、感覺下水道、靈魂黑森林,需要的是回到當下、親密身識、扎實累積。笑靜心時清出一些累積的情緒後,內在的空間慢慢擴大,感受到肚臍與G點的震動同頻,是生命力的呈現。這次的靜默突破了我對靜默的框架與迷思,以往告訴自己不能動以免失去境界,用我識意識在控制身識,而這次有著薌教練的聲音、要靜默的聲音、身體享受音樂的聲音...這些都是OK的~都是盤子上來來去去的內容物,浮現薌教練說的明空不二。

不論是日月或是易,生命本就是千變萬化來來去去,能欣賞著,就是一種美學。

(第201期日月營~14)

讓拙火悶悶地燒,反倒別有一番滋味!

在拔樁裡體會到,先入為主設定目標的那刻便把自己送進思想看守所;跟身體斷了線,一切都是空談。無意識/自動化的想法總在千迴百轉後才會突然驚覺……。

經過教練提點再回到拔樁,發現不論想贏、想輸或想不在意輸贏都只是一種音樂。有觀照在,心情可以跟著感覺和思緒起落,身體也能跟重反力保持連線,兩者並不衝突;且讓拙火悶悶地燒,反倒別有一番滋味!

第二天動態靜心的體會亦是如此。音樂響起後,「急躁」和「害怕跟不上」的想法籠罩,感覺到自己的腳根漸漸浮起。那當下,不急著批判或漠視自己的想法,而是好好享受這些「音樂」,老實地回到身體和介面。漸漸地,在呼吸中感受到跟自己很深的親密同理。

日月營結束後,想起教練提醒「平常那些傻傻笨笨的樣子,不要排斥,要去親密它。」原來是因為平時累積了很多傻傻笨笨,才能換來一次又一次跟自己的親密和貼近。如果只是想著要變成什麼樣子,沒有好好親密自己的傻笨呆蠢,那就註定要在看守所、下水道和黑森林徘徊了!

(第201期日月營~16)

神道的課題是要有能分享出去的道行情

🔸在每天結束前跟今天的自己說再見。很感動教練在放下不合時宜的自己時,帶著愛卻馬上放下前進的氣度,清楚看到自己就是放不下,才會讓人生受苦。

🔸人道的課題是讓自己做天子,辨識出內在忠臣、奸臣、弄臣、死老百姓的特質,對準心靈願景發揮,感受到內在承擔與面對的完整。

🔸鬼道的課題是放下,放下十八層地獄的痛苦,讓自己解脫。一面聽就感動地流淚了,我們何嘗不是因為放不下,而讓自己活在鬼道的憂鬱執著中忘了前進的方向。

🔸神道的課題是要有能分享出去的道行情。就算修成了神,還是有慈悲是否有效的考驗,看到愛的層次與承擔,與自己的痛苦相比,天壤地別的無法相比。

🔸 在無極印進入的動態靜心中體會到創新。創新是在新的點滴發生中,享受與感動,猛然發現已經累積成了不同的發生,而不是用腦袋設定要創新,硬擠卻始終無法滿意。

這次課程的內容雖然深廣,但因為先有二界三道的生命視野與不斷在無極印進入的動態靜心中跟自己生命力對焦,一層一層超越頭腦的吸收進來,活動結束後能量也持續深入,支持解構我識,打開可能性的支持。

(第201期日月營~18)

真正能把握的定位就是對準自己,身體跟核質是最容易入門的路徑

每個人的存在像一個王國一樣,裡面有天地也有各式各樣的人種,所有角色跟存在都是平等的,各有各的優勢與劣勢,要相親相愛而不是互相衝突。天子就是那當仁不讓、君臨天下的觀照者。

這一年會決定你往後十年甚至21世紀的好命與否,有種以終為始的感覺,看起來是開始卻也深刻感覺到那最永恆不變的。先定位出不變的,才知道面對瞬息萬變的5G時代如何自處。

對準並深入親密是真正務實、能帶著走的能力,沒意見的聆聽跟接受是起點。真正能把握的定位就是對準自己,身體跟核質是最容易入門的路徑。當把重心完全擺在自己身上,發現親密自己生命力而起的流動才是天地間最重要的主旋律,其他的再美也只是背景音樂,會不斷循環的。能起共鳴才是音樂,不然只是噪音,內在的二界三道起共鳴了,外在生命的音樂性就發生了。

拔樁在印證跟自己的1是否完整,總急著要開始或陷入過往經驗的害怕當中,很少是好好感受跟眼前不同人搭上手的感覺,其實每個瞬間都有變化。享受從無到有整段旅程風光,甚至又從有回到無的寧靜,無為自為,所有一切從空性來也會回到空性,原來拔樁真正要計較的不是輸贏而是空性的濃度。

動態靜心會痛苦來自於跟眼前處境的不親密,敏銳度是一拍又一拍跟自己親密對準的練習,對準G點,反而發現更揮灑與開展,有種只是在跳動態版無極印的感覺。跳到最後,時間空間只是幻相,唯一存在的是每秒瞬間。

要多少因緣俱足才能擁有現在的一切,這其實是整期日月營教練透過身教不斷在示現的,我所擁有的不管失敗還是成功其實都是因緣俱足的自然結果,能正視這道理,就會發現裡面可貴是珍惜並感恩過程寸步的風光而非一直嚮往或執著自以爲的終點。

(第201期日月營~20)

身體就是自己的老師
2020年第1期,教練跟我們講解2020這年的重要性,讓我想起大學時也曾試著提醒自己注意20、30、40歲這三個不同階段,在和過去的自己連結有感覺到昔日的青澀和種種熟悉的感覺。
教練這次的提供二界三道剛剛好,「鬼、人、天、太極、無極」,佛教的三界六道像在背書不容易讓我們理解,二界三道不只在外面,祂其實也在身體裡,再次印證身體就是自己的老師。
在晚餐前總結分享時,自己在想今天吸收到什麼,但太快了腦袋一片空白所以走不上去分享,邊聽邊整理到後面覺得自己真的很孬,所以就一個彈起來上去講,把自己的所得看似無章法的給出來,薌教練在旁幫忙看著整理翻譯,真的感覺到教練的親密不是我們的親密。
但看到自己在討論時不敢自稱天子當家作主,只想著區別自己是哪種臣子,又突然連結到之前在台中一生幸福學時薌教練一看到我的心靈願景是「分享對自己的愛」時,就跟家騏說我還在懷疑對自己的愛齁?
真的是瞎貓咬到雞,不可能這麼準吧?教練給隔天跳動態靜心的提醒就是要對準,重反力G點呼吸往上延伸翅膀大頭落下進而深快亂急,越跳越享受,而不是硬跳跳到快累死。
第二天在動態靜心+音樂快速切換的練習時,最後被教練一招stop後突擊音樂+一句懷疑,觀照又晃動了一瞬間直接變死老百姓。
最後討論整理自己2天所得時,真的感謝自己努力在每個當下走過,經驗這回頭看是很難得的一切,抱著感恩。

(第201期日月營~22)

 

享用到日月天地與二界三道的加持點化

2020年1月開啟的第三個十年,更名為日月營,感受到二界三道跟日月營易名的匹配,是「日月」、是「易」,享用到日月天地與二界三道的加持點化。

當教練談色空不二、樂空不二、明空不二時,我一開始以為要到達明空不二很困難,但在活動中自然被點化了,明空不二原來「這麼容易」,而且早就享有無數次,只是一開始頭腦不相信。

也享用到三火更大的可能性,再次經驗到自己被自己的視野給騙了,以為不可能,實際上不是不可能,是超出自己能夠理解的範圍,而這也是我看到身為教練的價值性。

誰在你裡面?

老天爺的奴才在我裡面,可以在二界三道中享受到作為一位奴才的滋味,妙哉。

(第201期日月營~24)